让健身空间更好满足老年人需求_华体会最新版本-app下载|首页
Toggle Menu

让健身空间更好满足老年人需求

来源:华体会下载首页  作者:华体会最新app下载  2022-08-26 7

  近日,一则“河南周口一健走队逼停车辆,无视红绿灯行走”的视频,引发网友热议。视频显示,一支举着旗帜、统一着装的队伍,随着音乐在机动车道上行走,到了斑马线还掉头,各个方向的车辆均只能停下等待。红绿灯变了三次,这支健走队伍才走完。对此,当地交通大队表示,将会调查处理。

  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,行人、乘车人、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、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,处警告或者五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罚款。健走队占用机动车道,违反了交通规则,结合违法情节以及基层交警执法实际,最常见的处理方式可能是给予批评警告。

  或许有人会主张对其处以罚款,以提高他们的违法成本。当然,还有人认为健走队是组团扰乱公共交通秩序,属于治安违法行为,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进行处理,如此一来处罚力度更大,震慑效果更强。这种观点不能说没有道理,只是恐怕会难以落实。首先,健走队员少则十几人,多则几十上百人,面对这么多人,有限的街头警力能不能控制住局面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更别提罚款了。其次,健走队违反了道交法,交警确实有警告和罚款的自由裁量权,但如果不经警告,上来就罚款,一则难以服众,二则也有违立法初衷。最后,健走队员多以中老年人为主,要从中收取罚款,执法成本可能远超罚款所得,效果也未必理想。

  对此,笔者认为,在处理此类问题时,交警可以联合城管进行执法,因为健走队不仅违法占用机动车道,而且存在长期的噪声扰民问题。在执法时,可以按照“谁组织、谁负责”的原则,重点对健走活动组织者给予警告劝导和相应处罚,通过管好健走队的“关键少数”,压实健走活动遵纪守法的责任,释放“法治+自治”的最大治理效应,避免让健走队成为“违法队”“扰民团”。

  不过,即便这样处理,也仅是治标之策。翻看新闻,这些年,健走队违法占用机动车道、噪声扰民的事情经常见诸报端。新闻监督、舆论批评、交警警告、专家呼吁,似乎穷尽了手段,但依然无法阻止类似事情再次上演。这说明问题没有从根源上得到解决,因此面对此类城市治理顽疾,我们要从处理思维切换到治理思维,多在治本之策上下功夫。

  健走队为什么要违法占用机动车道,是他们不懂交通法吗?是他们迷信法不责众吗?这些追问都有一些道理,但我们不能在这些追问中,回避了一个更大的现实问题:如果健走队不违法占用机动车道,他们还能去什么地方?换言之,城市给中老年人是否提供了足够的健身休闲空间?

  健走队违法占用机动车道,部分城市中老年人与青少年争夺活动场所,这些乍一看都是交通问题、治安问题,可往深想一层,实际上是养老问题、民生问题。这些问题都源于在人口老龄化日益加剧的当下,不少城市的公共健身设施和空间并没有及时做好适老化改造,无法满足中老年人爆发式增长的健身休闲需求。

  中老年人想健身,想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质,这是正常合理的需求,应该得到足够的重视和满足。如果中老年人想结队健步就必须占用机动车道,想跳广场舞就必须与青少年争抢地盘,这样的城市健身设施和空间供给对中老年人是不友好且不公平的。

  因此,摆在城市治理者面前更值得思考的问题,不是如何处理中老年人因为休闲健身冲突造成的问题和矛盾,而是如何有效推进城市适老化改造,以创造更多符合中老年人需求的健身空间和设施,让他们健康地安享晚年。城市治理者需要多些上游思维,多在中老年人休闲健身需求供给侧上想办法、做文章,如此才能实现源头治理。( 张美玲)

  近日,一则“河南周口一健走队逼停车辆,无视红绿灯行走”的视频,引发网友热议。视频显示,一支举着旗帜、统一着装的队伍,随着音乐在机动车道上行走,到了斑马线还掉头,各个方向的车辆均只能停下等待。红绿灯变了三次,这支健走队伍才走完。对此,当地交通大队表示,将会调查处理。

  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,行人、乘车人、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、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,处警告或者五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罚款。健走队占用机动车道,违反了交通规则,结合违法情节以及基层交警执法实际,最常见的处理方式可能是给予批评警告。

  或许有人会主张对其处以罚款,以提高他们的违法成本。当然,还有人认为健走队是组团扰乱公共交通秩序,属于治安违法行为,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进行处理,如此一来处罚力度更大,震慑效果更强。这种观点不能说没有道理,只是恐怕会难以落实。首先,健走队员少则十几人,多则几十上百人,面对这么多人,有限的街头警力能不能控制住局面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更别提罚款了。其次,健走队违反了道交法,交警确实有警告和罚款的自由裁量权,但如果不经警告,上来就罚款,一则难以服众,二则也有违立法初衷。最后,健走队员多以中老年人为主,要从中收取罚款,执法成本可能远超罚款所得,效果也未必理想。

  对此,笔者认为,在处理此类问题时,交警可以联合城管进行执法,因为健走队不仅违法占用机动车道,而且存在长期的噪声扰民问题。在执法时,可以按照“谁组织、谁负责”的原则,重点对健走活动组织者给予警告劝导和相应处罚,通过管好健走队的“关键少数”,压实健走活动遵纪守法的责任,释放“法治+自治”的最大治理效应,避免让健走队成为“违法队”“扰民团”。

  不过,即便这样处理,也仅是治标之策。翻看新闻,这些年,健走队违法占用机动车道、噪声扰民的事情经常见诸报端。新闻监督、舆论批评、交警警告、专家呼吁,似乎穷尽了手段,但依然无法阻止类似事情再次上演。这说明问题没有从根源上得到解决,因此面对此类城市治理顽疾,我们要从处理思维切换到治理思维,多在治本之策上下功夫。

  健走队为什么要违法占用机动车道,是他们不懂交通法吗?是他们迷信法不责众吗?这些追问都有一些道理,但我们不能在这些追问中,回避了一个更大的现实问题:如果健走队不违法占用机动车道,他们还能去什么地方?换言之,城市给中老年人是否提供了足够的健身休闲空间?

  健走队违法占用机动车道,部分城市中老年人与青少年争夺活动场所,这些乍一看都是交通问题、治安问题,可往深想一层,实际上是养老问题、民生问题。这些问题都源于在人口老龄化日益加剧的当下,不少城市的公共健身设施和空间并没有及时做好适老化改造,无法满足中老年人爆发式增长的健身休闲需求。

  中老年人想健身,想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质,这是正常合理的需求,应该得到足够的重视和满足。如果中老年人想结队健步就必须占用机动车道,想跳广场舞就必须与青少年争抢地盘,这样的城市健身设施和空间供给对中老年人是不友好且不公平的。

  因此,摆在城市治理者面前更值得思考的问题,不是如何处理中老年人因为休闲健身冲突造成的问题和矛盾,而是如何有效推进城市适老化改造,以创造更多符合中老年人需求的健身空间和设施,让他们健康地安享晚年。城市治理者需要多些上游思维,多在中老年人休闲健身需求供给侧上想办法、做文章,如此才能实现源头治理。( 张美玲)